可怜的中国孩子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国外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只需要做一件事:开心的做个孩子。而在中国,孩子们需要的,却是提心吊胆的活着: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呼吸的空气,喝的奶粉,吃的食物,就像一道道鬼门关一样考验着他们,稍有不慎,就会倒在某扇门前不起。现如今,鬼门关又多了一道——疫苗。新闻上虽然没有大动干戈的报道,但是朋友圈已经被各位父母刷爆了,所以事件的经过就不想重复了,本该用来保护孩子的疫苗,却成了刺激孩子家长的忧患。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细想,细想起来,觉得中国的孩子好可怜。为什么和孩子,和祖国的下一代相关的东西,就不能监管的再严一些,更严一些呢?难道这个群体不值得我们花大力气去保护吗?

看过王远先生的一篇报道:在法国,疫苗的生产过程长达6到22个月(普通的药品生产只需数周到半年时间),其中对疫苗进行检验的时间超过总制造周期时长的3/4,从细胞培养基到病毒收获、纯化、灭活、制剂的整个过程都严格受到强制性监控。法国国家医药保健品安全署(ANSM)的实验室会作为生产方之外的独立方,对疫苗品质进行专业临床研究,跟进疫苗的试验阶段。

每支,注意是每支,疫苗都要经受一些特定的测试以证明其安全性,比如,用于预防小儿麻痹症的疫苗就需要经受神经毒性的测试。在对疫苗的批量生产记录进行认真检查、对每批疫苗的效果和风险进行评估后,ANSM将决定是否授权该疫苗在全国范围投放市场。

在欧洲范围内,疫苗的营销也可以由欧盟委员会在听询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意见后授权。根据目前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所有疫苗都要不间断地存贮在2—8摄氏度的环境中。随后,ANSM将继续履行其监督职责,确保疫苗在使用过程中的安全性,同时也要监督面向公众的疫苗广告和卫生人员的专业性。

所以说类似的疫苗事件几乎不可能发生在法国,假使发生了,我想,我猜,他们的相关部门肯定会非常积极快速的去处理相关的疫苗和相关的人,而不是像天朝的某些官员那样开发布会向大众解释说:「其实失效的疫苗没有坏效果」。

「失效疫苗没有毒,和不良反应的疫苗有本质差别,不会有坏效果」,我想问一下这位「领导」,你们对待疫苗这件产品的底线真的就这么低吗?难道疫苗起不到应有的防疫效果,还不算是一种「坏效果」嘛?倘若一个孩子打了疫苗,又不知道这个疫苗是否失效的话,那他是不需要打呢?还是需要补打呢?补打了之后是不是又中奖碰到了失效疫苗而需要再次补打呢?撇开药效不说,单是这种未知带来的心理恐慌还不算是一种「坏效果」嘛??

突然想起了我们的邻国日本。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当提起日本的时候,一些人,尤其是年龄稍长的人,脸上马上就能浮现出憎恶的表情,在他们心里,日本人一直都是那个卑鄙无耻的倭寇。当然他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以我的浅见,撇开历史原因不提,我接触的日本年轻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他们谦逊,有礼貌,守时,做事认真专注,实事求是,而这些本该是中国的优良传统却一点点的在中国年轻一代的身上消失。如果说个别人不能代表一个国家,那么一个团体呢?团体更甚,有句话这么说:「10个日本人是一条龙,10个中国人是一条虫」,可能这句话有些偏颇,但仔细想想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不难发现,「不团结」已经渐渐成为中国人的标签,自己人坑自己人的案例随处可见。尤其是在坑我们祖国下一代的路上,始终有人乐此不疲。日本人用一杯奶让一代人长高了,结实了;中国人用一杯奶让一代人头大了,结石了。就凭这一点,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瞧不起日本人?日本的孩子很幸福,我们很羡慕。

当然有些时候,作恶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作恶,他们可能只是受当地落后经济环境的影响,抑或是因为文化水平过低,就比如下图中的这些大妈,他们肯定不知道自己加工的这些标着外文的盒子,将来是要装着不合格奶粉送进孩子们的口中的。
(img)
但这不是原谅他们的借口,我们的食品安全需要监管,药物安全需要监管,这种监管不是在3·15晚会上找几个托,说一些破绽百出又危言耸听的话,而是需要「有关部门」真真正正的监督和管理,老百姓才能安心。如果不能让所有人安心,那至少,请给孩子们一条活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